當前位置: 首頁 > 便民信息 > 法律援助

肇事“頂包”,如何定性?

來源: 法潤江蘇普法平臺 發布時間:2022-07-11 字體:[ ]

【案情】周某駕駛汽車載其妻孫某沿路由東向西行駛至某小區時,與由南向北方向駕駛電動自行車橫過道路的被害人顧某(后載被害人姜某)發生碰撞,致顧某死亡,姜某受傷。事故發生后,周某報警并撥打120急救電話。周某得知所駕車輛未投保后,為防止被抓獲后難以籌集賠償款,遂指使孫某謊稱事故發生時車輛系孫某駕駛。在民警出警到達事故現場后,周某、孫某均對民警謊稱,事故發生時車輛由孫某駕駛,且孫某在周某指使下,在公安機關作此虛假供述。經認定,周某承擔本起事故的主要責任。

【評析】一種意見認為周某的行為屬于交通肇事后逃逸。另一種意見認為周某行為應當以交通肇事罪、妨害作證罪數罪并罰,不認定其具有逃逸情節。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

實施犯罪行為后逃跑是人的本能,但刑法僅將交通肇事罪中行為人“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行為作為加重處罰情節升格法定刑,主要目的在于激勵肇事者積極履行對被害人的救助義務,避免發生更為嚴重的后果。本案事故發生后,周某及時履行了對被害人的救助義務,雖然客觀上實施了指使孫某“頂包”的行為,但其一直未離開現場,亦未隱匿身份,該行為最終后果是擾亂了公安機關的偵查活動,可能導致錯案發生。

指使他人為自己“頂包”的行為侵害了另一種法益,擾亂了司法秩序,應另行評價,不應作為交通肇事罪的一個量刑情節來處理。本案中,周某指使其妻孫某向公安機關提供虛假證言,謊稱其妻為肇事者,使得公安機關必須同時對周某夫妻二人進行詢問,并調取路面監控后再次進行詢問,增加了公安機關的工作量,浪費了司法資源,妨害司法客觀公正,符合妨害作證罪的構成要件。

蹂躏折磨玩弄高中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