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便民信息 > 法律援助

“手機號+驗證碼”能否認定為公民個人信息

來源: 法潤江蘇普法平臺 發布時間:2022-07-29 字體:[ ]

【案情】

2020年11月至2021年7月,被告人金某在擔任移動營業廳營業員期間,為謀取非法利益,在給用戶辦理手機開新卡、話費充值、改套餐、清理手機內存等業務中,未經用戶同意,私自將獲取的用戶手機號碼和驗證碼發送至“JD拉新群”“淘寶拉新群”“抖音拉新群”等微信群內供群內他人注冊相應平臺新賬號,并按條數結算費用,違法所得合計人民幣13442元。

【評析】

本案中,關于金某向他人出售的“手機號+驗證碼”等信息能否認定為公民個人信息,存在以下兩種不同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手機號+驗證碼”并不顯示使用者的姓名,不能識別認定為特定的自然人,不屬于公民個人信息的范疇。

第二種觀點認為,“手機號+驗證碼”雖不直接顯示使用者的姓名,但每個號碼對應特定的自然人,與其他信息結合起來能夠識別特定自然人身份,應認定為公民個人信息。

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理由如下: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規定: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規定的“公民個人信息”,是指以電子或者其他方式記錄的能夠單獨或者與其他特定信息結合識別特定自然人活動情況的各種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證號碼、通訊聯系方式、住址、賬號密碼、財產狀況、行蹤軌跡等。根據上述解釋,“公民個人信息”必須與特定自然人關聯,這是公民個人信息所具有的關鍵屬性。手機號碼是通訊聯系方式的一種,我國已全面實行手機實名制,手機號碼具有專屬性和隱私性。工信部要求2016年底手機號實名率達到100%,未實名的手機號一律予以停機。公民使用的電話已實名登記,每個號碼對應特定的自然人,屬于個人信息的范疇。驗證碼是發給特定公民個人的,接收驗證碼是對公民個人身份的確定,結合起來能夠識別特定自然人身份。在案發時間段所涉及的手機號碼均能夠正常接打電話,接發短信,因此可以認定經實名認證的手機號與相應的自然人身份掛鉤。

具體本案中,移動營業廳營業員金某在提供服務過程中,未經用戶同意,私自將用戶的“手機號碼+驗證碼”發送至多個微信群內供群內他人注冊相應平臺新賬號。該信息(手機號碼+驗證碼)與公民個人信息密切相關,是公民不愿意該信息被特定人群以外的其他人所知悉的信息。該行為雖未直接泄露公民姓名,但在實踐中,手機號往往與個人的微信、支付寶這樣的app綁定,這些app是具有網絡虛擬身份的,可以指向被竊取個人信息的特定的自然人,進而可以反映自然人活動情況,竊取手機號碼的行為具有一定的社會危害性。綜合公民個人信息的公共屬性、一般人的價值判斷,本案中的“手機號碼+驗證碼”可以認定為公民個人信息。

蹂躏折磨玩弄高中女